“电商村”炼成记-人民数字联播网安徽
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

“电商村”炼成记

2020/8/6 14:29:49
来源:安徽日报



“老吕,有订单,送50只鸡来。”接到村里电商平台的订单,吕继成连忙从鸡舍里捉鸡装车,10分钟后便送到村级电商收购点,拿钱走人。

卖鸡就是这么简单!

吕继成是固镇县石湖乡陡沟村的脱贫户,也是村里的养鸡大户,养殖规模从2018年的100多只发展到现在的2000多只。老吕之所以敢放开胆子养,主要是村里的电商平台给力,养鸡不愁卖。

吕继成告诉记者,以前就养几十只鸡,还要骑着三轮车到几十里外的农贸市场卖,一蹲大半天,卖不掉还要拉回来。现在挂到网上,不出门就能卖掉。

帮老吕销售农产品的“农粮驿站”是陡沟村土生土长的电商平台,也是固镇的“明星电商”。目前“农粮驿站”电商服务网点已经覆盖固镇县18个贫困村,全县11724户贫困户信息都被纳入网销系统,一个个像吕继成一样分散的小个体户,通过网络顺利连接了广阔的大市场。

说起村里的电商发展史,驻村6年多的陡沟村第一书记、扶贫队长童俊杰打开了话匣子。

位于浍河岸边的陡沟村交通闭塞,产业空白,村民们甚至不知道电商为何物。刚驻村那几年,为了带领这个贫困村脱贫致富,童俊杰没少花功夫,整合高标准农田、成立合作社、发展水稻种植……2016年,1000多亩水稻丰收了,但是农民收益不大。

“农民种出的稻谷卖给商贩0.95元一斤,中间商烘干处理后卖到1.7元一斤,再加工成品牌粮可以卖到两三块一斤。难怪农民都说种地不赚钱,初级农产品附加值太低,而且流通环节不畅,利润都被下游拿去了。 ”有此感慨,童俊杰决定建个米厂。 2018年,村里建起了自己的稻米加工厂,虽说是初级农产品加工,但毕竟从一产延伸到了二产。

丰收了,白花花的大米堆积如山,如何销售是个问题。 “几十万斤大米,农贸市场啥时候能卖完?”在童俊杰看来,“触网”成了唯一的选择。但农产品上行之路并不顺利,此后几年,他们遭遇了农村电商“成长的烦恼”。

“一开始我们在京东、淘宝开店,但是成本太高,一年30万元押金,10万元一周的‘直通车’费用,一年下来少说也要几十万元,太烧钱了。不刷单、不引流,电商小铺如同沧海一粟,哪有生存空间? ”

“不行我们自己干! ”开淘宝店的模式走不通,童俊杰便找同学开发了“农粮驿站”电商App,并同步推出了公众号、小程序。流量是电商的生命线,而推广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草根平台,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此后的“农粮驿站”创业团队一方面完善电商架构、理顺供应链,另一方面通过农交会等活动多渠道推广。抖音直播带货,动员帮扶单位消费扶贫,参加各类展会、创业大赛,通过朋友圈扩大知名度……童俊杰不放过任何一个“涨粉”的机会。

慢慢地,“农粮驿站”知名度打开,复购率不断上涨。2019年实现销售额1800万元,帮助有意愿、有能力的2224户贫困户销售农产品,户均增收1920元。

“农粮驿站”初步形成了产、供、销紧密衔接的农业产业链,以及县乡村三级农产品流通网络,覆盖固镇全县18个贫困村,带动农户订单生产、加工就业、合营合伙、快递运输等,打通农产品上行“最后一公里”。

如今的陡沟村电商销售已经蔚然成风,东家的几百只鸡、西家的三五只鹅,打个电话就能挂到网上销售。“电商带来的,不仅仅是销售方式的改变,更是农业生产方式的变革。 ”童俊杰告诉记者,原来农民只知道低头种养,不知道抬头看市场,现在大家更知道迎合市场需要组织生产,生产更有计划性。

“电商不仅仅停留在买卖阶段,还要以产业作为支撑,否则一个大单就把你打回原形。最近有客户要下个月供应200吨大米的订单,固镇一个县的加工能力都达不到。产能跟不上,有单都吃不了。 ”童俊杰表示,发展农民电商,还要夯实农村产业基础,进一步健全电商服务体系,引导产业结构调整。下一步,他们打算与怀远县合作,通过县域合作的形式,更高层面产业分工,以电商发展带动产业发展,以产业发展提升农村电商服务水平,形成电商与产业发展良性互动。(记者 范克龙)

责任编辑:王敏

相关推荐

  • 六安金安区举办道德讲堂活动 弘扬传统文化

    六安金安区举办道德讲堂活动 弘扬传统文化

  • 安徽长丰县左店乡:新时代文明实践活动精彩纷呈

    安徽长丰县左店乡:新时代文明实践活动精彩纷呈

  • 金寨县:文明实践春风化雨 未成年人成长有“迹”可循

    金寨县:文明实践春风化雨 未成年人成长有“迹”可循

评论

0/200

用户评论0


登录

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