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若云霞 妙笔似天成-人民数字联播网安徽
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

灿烂若云霞 妙笔似天成

——葛昕现代彩墨作品蠡测

2020/9/4 15:11:43
来源:人民网安徽



古有“举贤不避亲”之说,出自《吕氏春秋》的《去私》,意指举荐有德才的人,只要出自公心,不必因为是亲人而避讳。孔子闻之曰:“善哉,祁黄羊之论也!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祁黄羊可谓公矣。”我亦因之不避忌讳对葛昕的绘画作品予以管窥蠡测。

葛昕是我的长子,随他母亲姓。或许受我的影响,他自幼酷爱绘画,曾以临摹古代名家白描人物和我的连环画、插图入门,后又跟随油画家孙志宜教授接受水粉、素描的训练,考入淮北煤炭师范学院艺术系。经过了“学院派教育”,他又加强了西法及至西方现代绘画的素养,对中国传统水墨写意画的笔墨图式与水墨韵味,也有相当的把握。这一切对他日后的彩墨画风的形成都起到了筑基作用。

我庆幸他1991年美院毕业之后,分配到一家省报担任美术编辑工作,一干就是20多年;也可惜他一身才华消融在报社的编辑、广告、发行等业务的开展中。他入了党,职务也有所提升,可见他工作得不错。他生性善良,为人热忱,乐于助人,也落得个好人缘。我对子女的教育所坚持的“先做人,后成才”的观念,在他的身上已初见成效,但对他绘画的发展,并未抱有多大希望。

1996年底我与夫人带次子调入北京,放心地把他留在老家合肥,至今已有22年。其间我忙于为全国书画名家出书写论,宵衣旰食,而对远隔千里之遥的长子,常记挂于心,却关心甚少。光阴荏苒,未料到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竟然在锁笔20多年后的今天,拿出一大批充满现代意味的彩墨画作品奉献在我的面前,其格调之高、手法之新、趣味之浓,令我惊诧不已。

我反复阅览这些画作,掩卷长思。这些具象与抽象相结合的作品,这些水墨与色彩相辉映的图画,灿烂如云霞,妙笔似天成,“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幅幅不同,张张精美,无不闪烁着“古今融会”的内蕴、“中西合璧”的华彩。既不是“传统派”巨匠吴昌硕、齐白石等人那种司空见惯的路数,也不是“创新派”大师林风眠、吴冠中等人那种革故鼎新的笔调;其彩墨并重的画风与张大千、刘海粟的泼墨泼彩亦有霄壤之别。花是葛昕的花,景是葛昕的景,既出于自然,更发自心中,是天赋还是神助?是突发奇想还是“十年磨一剑”?是偶然还是必然?我百思不解,难以评说其中奥妙。

看来,葛昕并不满足于“成人”,他“成才”的欲望十分强烈。为此,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对艺术的思考,一直没有淡忘他对艺术的炽爱。“天生我才必有用”,用画笔思考,不舍昼夜,废画三千,大概就是他走向“成才”的秘诀。

他的这些作品画幅不大,多为斗方、圆光、四尺三裁的小品,表现内容以山花野卉为主,也画一些皖南民居之山景。他所选择的语言是水墨与色彩互动的写意方式,有水墨淋漓的笔墨,有姹紫嫣红的色彩,以色助墨韵,以墨显色辉,他力求表达的是一种感觉,是一种印象,是一种精神。虽源于自然,但不是自然的真实写照,而是把花鸟等这些自然形态作为抒发和表达现代人意愿的载体。他不只在于表现花鸟山水本身,重要的是运用笔墨的点、线、面的交织和色彩泼洒、点厾、渲染的交响所构成的彩墨世界,去追求天机天趣的大美,去表现那生生不息的生命精神。那种“以自然为本,天下皆春”的立意,使他的作品即使画的是小画小景,也会有大寄托、大气象、大境界的追求,内蕴一种“大花鸟”意识,而不是小情小趣。

综观葛昕彩墨世界的全部作品,我以为具备了以下几个突出特点。

特点之一是独在奇思妙想。他是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方法,而不是古人或别人的眼光和方法去发现、去表现他所开掘出来的主题。他认为,传统的中国画具有十分完美的程式和严格的法度,只有创立新程式、新法度、新意境才能标志着新的发展。新程式基本上有两种方法来完成:一是对前人创造的笔墨程式加以改造,在“推陈出新”上用心思;一是取法前人未曾涉及的西方艺术,在“洋为中用”上下工夫,以刷新当代中国画的面貌。葛昕没有从历代画家的旧程式中演化成新程式,而是冲破了旧有的范围,拓宽了取材的视野,打破了“水墨为上”的定律,也不再是传统经过剪裁的折枝花鸟。他大胆巧妙地引进西方的色彩、构成等技巧融入中国画的写意笔墨之中,从生活中提炼新程式,从自然结构中变化为中国画的新法度、新意境,创造了新的艺术语言。这应该是葛昕彩墨作品的独到之处。

特点之二是妙在具象与抽象之间。面临中西绘画碰撞和观念裂变的现代语境,决定了葛昕这一代画家必然在既是中国的又是现代的两难组合中接受挑战。葛昕的思考并不复杂,他崇尚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并将其与西方后印象主义视为同一类型的艺术。他也青睐西方现代的抽象表现主义,偏爱那种视觉的形式感、力度感和对现代人心灵的撞击力,却对其言之无物的空洞心存芥蒂。因此,他的作品有较明显的特异性。他的策略是想方设法把两者打通,使他的作品既具有中国画的笔墨精神,又具有抽象的形式,也不失具象的表现,并结合西方后印象派对色彩的空幻处理,强化笔线,施之泼墨,继而泼彩、点彩,在现代中国画领域建立起自我家数,透视出葛昕融合中西的匠心独运的智慧。

特点之三是高在艳而不俗的格调。“雅”与“俗”历来是中国评判一个画家和一幅画的价值标准。一般来说,求“艳”难以脱“俗”,求“新”必须除“旧”。葛昕的高明之处,就在于“艳而求雅,丽而求逸”,就在于“艳而不俗”“出旧阐新”。“雅”的本意是合乎规范的端正,是高尚不粗俗的行迹,与“雅”相连的品评有古雅、文雅、高雅、清雅、闲雅等等,而葛昕追求的是“艳雅”。由于他画中艳丽的色彩,往往与粗笔大墨相伴,与中国画的笔情墨韵相和,因此他的色彩避免了燥气、火气与俗气,且与传统的“雅”文化精神一脉相通,给人以雅赏、雅兴与雅致之感。那种不顾“雅正”的一味图新求艳,历来是葛昕所警醒的。

特点之四是新在时代精神的充溢。葛昕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受益者,享受着国富民强给他带来的福祉,内心充满了对祖国、对党、对人民、对生活、对自然的热爱。他把浓浓的情意蓄于笔端,满怀激情地在白纸上挥洒世间的美好。他像一名时代的歌手,以浓墨重彩高声吟唱的是一首又一首的自然之歌、生命之歌。他画山野中花如海洋的锦绣,他画接地连天荷塘中莲叶的香远溢清,他画窗前瓶花带来的满堂富贵,他画阳光下花团锦簇的欣欣向荣,他画花香深处的幽静,他画随花逍遥的春光,他画家家都在花丛中的美丽山乡??幅幅画作仿佛是天开的图画,好像是天外飘来的诗章,赞美的是自然,象征的是美好,歌颂的是时代,祝愿的是祖国。葛昕以他独具现代风格的彩墨作品崭露头角,不仅妙在“悦目”,而且贵在“赏心”,所以我说他是当代少有的创新派画家,应不为过。

平心而论,对葛昕这些可以命名为“现代彩墨”的作品,我持有不带私心的赞赏态度。但我不敢说他的艺术已尽善尽美,毕竟他的艺术生涯才刚刚起步,甚至于觉得他的作品精者极精而不精者亦未免失之粗略;我也不敢说他的艺术已走向“成功”,毕竟他的作品含有实验性特质。一个成功的艺术家,对传统的因与革,对艺术的个性与共性,对绘画的视觉特点与文化内涵的关系,都应有深刻的理解。究其要领,那就是作品的“内美”与“外美”的统一,“传统基因”和“现代审美”的统一。这正是葛昕努力前行的目标。但我敢说,葛昕已从“成人”走向“成才”,在艺术趋向多元发展的今天,他走出了一条十分引人瞩目的彩墨写意中国画之路。他之所以引人瞩目,在于他的彩墨世界突破了前人的既成范式与“化合中西”大师们的深远影响,赋予了这一品种以充满活力和鲜明个性的现代样式,踏出了另一条“以中为主、中西结合”的中国画现代化之路。当然,欲臻大成,犬子还有必要进一步扩充学养,继续多思奋进,在“师造化,得心源”中体悟现代人与自然的关系,以拓展和完善自己的艺术。这是作为父亲的笔者所期待的。( 著名出版人、美术评论家、画家)

编辑:苏畅

相关推荐

  • “海之声”唱响《海洋之歌》

    “海之声”唱响《海洋之歌》

  • 安徽蚌埠禹会村龙山文化城址确认

    安徽蚌埠禹会村龙山文化城址确认

  • 安徽:长三角一体化风愈劲,徽风皖韵情愈浓

    安徽:长三角一体化风愈劲,徽风皖韵情愈浓

评论

0/200

用户评论0


登录

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