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故事:她们来了!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人民数字联播网安徽
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

徽故事:她们来了!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2021/3/26 8:55:24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安徽频道 新闻记者:游 仪



早晨八点,套上粉马甲,戴上工作证,拿上资料包,罗应琴出了门。

熟练地骑上一辆红色电瓶车,她穿行在油菜花田间的小路上。不一会儿,便到了几间小屋前。

“丫头又来了!吃了没?”不等车停稳,一位老人急忙迎上前来。

“吃过了。今儿阳光好,我过来帮您和叔叔晒晒被子,打扫卫生。”罗应琴笑着答道。

老两口是村里的孤寡老人,罗应琴与他们如同亲人般相处的缘分,得从她当上“村嫂”说起。

家住安徽阜阳颍上县垂岗乡陶大郢村,罗应琴的热心肠在村里远近闻名。2020年6月,村两委找上门,“‘村嫂’当不当?”

原来,同年5月,颍上县各乡村开展村嫂理事会试点工作。动员农村妇女进家门、拉家常、帮家务,宣传政策法规、改善村庄环境、化解矛盾纠纷,积极参与乡村基层治理。

本就是村民小组长的罗应琴一口应下。“能帮到乡亲们是好事。村里推举我,也是对我的一种认可。”就这样,罗应琴成了陶大郢村的首批村嫂。

WechatIMG1879.jpeg?x-oss-process=style/w10

村嫂理事会覆盖到自然村,按照人口比例,每百户配备一名“村嫂”。当上村嫂后,罗应琴脚下不停,三四天就跑完了自己负责的100户人家。

初次上门,村民们的第一反应是质疑。“都问我啥是村嫂,对我们上门走访也不太配合。有的家庭我跑了四五回,才逐渐理解我们的工作。”罗应琴回忆。

乡亲们的不解并没有打击罗应琴的信心。打扫卫生、调解矛盾、照看留守儿童……一遍遍走访、一次次交心,渐渐地,大家从“村嫂是个啥”变成了“有事找村嫂”。

陈兰芳和唐心科老两口的情况,也是罗应琴在走访时了解到的。“老人儿女都不在了,剩下他俩相依为命。唐叔叔常年瘫痪在床,陈阿姨照顾他也很吃力。”了解情况后,罗应琴隔段时间就会到老人家中,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WechatIMG1880.jpeg?x-oss-process=style/w10

罗应琴很细心。注意到唐心科长期卧床,头发太长无人打理后,她特地带上了理发工具,帮着老人洗头剪发。“我家老头子这个情况,花钱请人帮忙,别人都未必肯。丫头这样做,我太感谢了。”陈兰芳抓着罗应琴的手,道谢连连。

儿女去世,老人哭得眼睛几近失明。村嫂罗应琴的到来,让她倍感温暖。“我眼睛不好使,看不清丫头的长相,但心里亮堂着呢,村嫂就跟我的亲闺女一样!”陈兰芳说,春节期间,她们还会来家里包饺子、贴春联,送米送油,贴心陪伴。

像罗应琴这样,穿着粉马甲行走乡间的身影还真不少。颍上县349个行政村共有4322名村嫂,这群“娘子军”由村级党组织推荐、群众自荐、群众代表会议推选等方式产生,年龄多在65岁以下,待人热情、做事认真。

为方便村嫂工作,县里为每位村嫂配备了一部手机、一辆电动车、一套工作用品。“还给我们买了保险呢,每月还能拿到200块钱工作补贴。”罗应琴介绍。

WechatIMG1883.jpeg?x-oss-process=style/w10

“村嫂不是官,而是为大家服务的。”在颍上县垂岗乡新台村支部委员、村嫂理事会会长苏安荣看来,当上村嫂后,很多人对自己的人生价值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村嫂的作用越来越大,与群众的关系也越来越近。走到街上,乡亲们都会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我们也很开心。”

“村嫂理事会已然成为乡村治理的一支重要力量。女同志有自身优势,柔性力量更容易调解邻里纠纷、化解家庭矛盾,激活基层组织的‘神经末梢’,更好推动乡村善治。”新台村支部书记李勇坦言。

“陈阿姨,被子晒好了,我赶去下一家了。”忙碌了一上午的罗应琴,走向电瓶车时脚步不稳。一问才知,她自己也右腿有疾,不能长时间站立。

“当上村嫂后,我觉得特充实。工作过程中我能感受到村民们的爱,这份爱,我也要传递出去。”说话间,她又骑上了自己的红色电瓶车,继续在乡间小路穿行。

(刘良娟参与采写,照片:张文豪/摄)

编辑:王敏

相关推荐

  • 人民日报关注安徽省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

    人民日报关注安徽省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

  • 就近就医 省钱省力

    就近就医 省钱省力

  • 安徽推进科技创新攻坚力量体系建设

    安徽推进科技创新攻坚力量体系建设

评论

0/200

用户评论0


登录

不能为空